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叮咚的博客

欢迎光临博园 多提宝贵意见 共享创作快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普通女性,医生,现从事激光医学美容工作。擅长治疗雀斑,胎记和多毛症。热爱生活,喜欢学习,努力工作,善解人意,广交朋友。

(原创中篇小说连载)不幸的妞妞(二十六)  

2010-05-29 01:37:56|  分类: 原创中长篇小说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第七章

二十六


          (原创中篇小说连载)不幸的妞妞(二十五) - 叮咚 - 叮咚的博客


一周以后,昏迷了两周的母亲去世了,全家人向母亲致哀时,志远故意安排妞妞和玲玲并排站在一起他心里默默地念着,‘妈,您的孙女儿找到了,她可能就是站在你面前的妞妞,妈,您放心吧,我一定把这个女儿进一步确认下来,加倍补偿我们欠她的父母之爱和家庭温暖,她的胎记我也会给她治好您就放心地走吧。’

通常说祸不单行福不双降,志远刚忙完了母亲的后事,秋平的胆结石犯了病,看着老婆痛得在床上打滚,志远只好赶快送她住院,玲玲昨天刚上班走,医院家里跑跑颠颠就全靠妞妞了,这一天秋平正打点滴,妞妞送饭来了,她意外的观察到妞妞那修长的身材和清脆的声音有点儿像玲玲,她想,‘如果妞妞脸上没那块胎记,鼻子再高一点还真是个漂亮姑娘呢。’妞妞去洗碗了,秋平问丈夫:

“哎,我发现赵妞妞和我们家有缘哈,不知道是看久了还是这孩子讨人喜欢,有些地方越看越像玲玲,你看那身材,你听那清脆的嗓音。”志远点着头帮秋平擦了擦嘴巴和双手,心想‘她本来就是你生的,本来就是我们的女儿,我早就看出来像了,可是让我怎么告诉你呢,你会原谅我吗?’想到这里等妞妞回去了,志远就试探着问老婆,如果你生的丫头这么丑,你会把她抛弃吗?秋平道:

“有你这么问的吗?我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孩子呢?”

“我是说假设。”

“假设也不会。”秋平翻过身去脸朝里不理他了。志远再也不敢说了。但他知道秋平不讨厌这孩子。瞒下去也好,以后就对妞妞好一点儿,找机会把她认作干女儿算了,有些秘密不说比说出来好。

接秋平出院的那天下雨,妞妞可能着凉了,晚上她浑身发紧,喉咙干痛,呼出的气热乎乎的,早早的就躺下了。志远见妞妞没吃多少,也没出来看电视,就想去看看,他推开门喊着:“妞妞,妞妞”妞妞在床上让被子唔得严严的不言语。志远走进来摸了她的头,好像有点发热,他俯下身来用脸贴了一下妞妞‘不好,这丫头发烧了。’他正要出去告诉秋平呢没想到直起腰来秋平就在他身后:

“怎么,发烧啦?家里有体温表,你不知道啊?”秋平给妞妞测了体温一看体温到了三十九度七。妞妞被扶起来灌了点退烧药。

一个小时后不见妞妞退烧,志远担心极了,他说:

“来,秋平,帮我把她扶到我背上来。咱们去医院吧。” 妞妞趴在他的背上,一股滚烫的热流通过脊背缓缓导入他的身体,听着她急促地心跳,品味她呼出的热浪,他感到背上的妞妞就是自己的女儿,自己在尽一个父亲的责任,他向上颠了一下,迅速走下楼梯。秋平跟着招呼了一辆的士就陪妞妞到医院了。

医生用压舌板压住妞妞的舌头,让妞妞跟着他发“啊”字音,看完嗓子,又让做了血和尿的化验,等几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了,医生看了看报告说妞妞得了化脓性扁桃体炎。

志远知道化脓性扁桃体炎至少需要打三、四天吊针才能痊愈,因为玲玲十几岁时经常患扁桃体炎 ,医生说不及时治疗,还会引起心脏疾患,最好手术摘除,现在长大了发病少了。望着秋平蜡黄的脸,志远想让刚出院的老婆先回去,他翻着几个口袋,出门太急身上只带了三百多元,这一圈下来,挂号、检查、拿药、皮试、打针,加上坐椅费观察费全花光了,他对秋平说:“我想让你打个‘的士’回去,没想到只剩三块钱了,”幸亏秋平还带着几十块钱。

妞妞打上点滴出了一身汗,体温逐渐回落。以前她有个头疼脑热的,喝点热水,蒙着头睡一觉就能扛过去,这一次她烧得太厉害了,她的喉咙不能咽口水,平时也不记得有这么多的口水,可是现在每隔几分钟就需要通过嗓子做一下吞咽 ,吞咽时她就会伸长脖子皱一下眉头,看到妞妞皱眉志远问道:

“好点了吗妞妞?嗓子还痛是吗?”

“嗯,头也痛,不敢摇晃。”

“不要摇,好好躺着你还没有完全退烧呢。”妞妞看着守在身边的志远,想起刚才被他背着感到非常安全和幸福,江姐姐多幸福啊,她小时候生病了一定是被爸爸背着去医院的。她歪着脑袋看着这位大叔,志远发现了她的眼神问:

“怎么,要喝水吗?”

“大叔,刚才您背着我下楼时我感到您就像我爸爸。”

“嗯,你想找你的爸爸妈妈吗?如果是你爸爸抛弃了你,你恨他吗?”

“当然,我恨过,可是我又渴望有一天他能接纳我,李靖姐姐曾经对我暗示过,她说她已经知道谁是我的爸爸了,等他们醒悟了就会告诉我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嗯,李靖姐姐认识他。”志远想,‘这个鬼丫头,她怎么会知道呢,还等着我醒悟呢。莫非被玲玲识破告诉了李靖?不对呀,玲玲要是知道什么,一定会当面质问的。难道妞妞的爸爸另有他人?’

志远百思不得其解就给李靖打了个电话,他没话找话地开了个头问她什么时候结婚,李靖道:

“叔叔啊,我是想结婚呀,就是还没想好嫁给谁呢?呵呵呵,玲玲回家了?”

“奥,刚走了一个星期,你们不是认了一个妹妹吗?”李靖高兴地说:

“是啊,叔叔您都知道了?说了保密谁都不告诉的,瞧你们家玲玲……啊?妞妞暑假在你家当保姆?哈哈哈,你家玲玲也不告诉我,想独占了妞妞啊。”

“嗯,我今天告诉你是因为这孩子病了,昨天发烧,体温快四十度了,……,你要有空来看看她吧,我不好意思让玲玲再请假了。”

“好吧叔叔,我也好久没回家看父母了,明天我就回去。”志远放下电话摇摇头,心想

李靖不是四年前就要跟王勇结婚吗,怎么又说没想好嫁给谁了呢,现在的年轻人变得比说得还快。等她来了,我要好好了解一下她所怀疑的妞妞爸爸是谁,可是怎么问他呢?想了一夜他还是决定从妞妞的身世问起。
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1)| 评论(10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